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频道 > 社会新闻

罕见!万绿湖畔惊现侏罗纪早期菊石化石

河源地区曾是一片大海

2021-01-11 09:41:24 来源:河源日报 许竞楠

■市博物馆工作人员发现的菊石化石 资料图片

○本报讯 记者 许竞楠 近日,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副研究员牟林博士等专家在距离万绿湖湖面15米的一处陡坡峭崖边碎石堆里发现了7块菊石化石,这一发现对河源地区曾是一片海洋的考古研究推断具有重要科研价值。记者从市博物馆获悉,这些菊石化石均被运回河源恐龙博物馆修复工场进行初步的处理和普查后纳入藏品。

意外邂逅古生物化石

2020年12月22日中午12时左右,牟林与市博物馆工作人员一行在东源县双江镇增坑村进行野外调查,他们沿着河源恐龙化石省级自然保护区(菊石化石)三区(下称“保护区”)周边探寻古生物化石的踪迹,行至一处当地人唤作弯腰寨瀑布的地方,一座落差约83米的瀑布出现在眼前,在瀑布边上他们有了收获——找到了一些芦苇秆化石。随后,市博物馆馆藏研究部副主任黄志青提议带牟林到古氏宗祠遗址转转,因为在一些断壁残垣的墙体内有可能掩藏着不同朝代的瓦片,瓷片或一些新旧石器,这对考古研究和还原历史具有重要意义。两辆吉普车行驶至东源县双江镇与锡场镇交界处,由于该路段的水泥铺设未完成,仅3.5米宽的狭窄陡坡路面全是碎石子,从没有护栏的一面往下是约300米的深渊。黄志青打头阵率先开过了该路段,第二辆吉普车的驾驶者是一个年轻小伙,在该路段挪移了将近15分钟,黄志青便将车停在前方宽阔平台上下车指挥,见好一会车子还没有顺利通过,便走到一旁乱石堆处,不想,竟然发现一块菊石化石。随后,他们在这块菊石化石周围共发现了7块完整的菊石化石。经牟林的初步判断,它们皆为侏罗纪早期的花冠菊石。

菊石化石的发现

将推动河源海洋考古研究

“这次的菊石化石与我们过去在西藏地区发现的菊石化石同属侏罗纪时期,它们都曾是活跃在特提斯海域陆表海的生物。学者们普遍认为,西藏地区在侏罗纪时期属于特提斯海域,而同时期的华南海域属于东特提斯海域,因此,河源地区在当时很有可能是有延伸的海侵通道的。”牟林向记者解释道。

牟林表示,随着菊石化石不断在河源被发现,将引发必发888手机客户端对河源古地理变迁,海洋带或湖泊水的更迭形成,地质结构变化等涉及板块运动学说的学术探讨和实地研究,尤其对推动验证河源地区过去曾经是一片海洋的考古研究推断具有重要的科研价值。市博物馆相关负责人表示,菊石化石在河源的出现,有力印证了沧海桑田的古老说法。

据了解,菊石属于软体动物门头足类的一个亚纲,是已经灭绝的海生无脊椎动物,因其表面具有类似菊花的线纹而得名。它最早出现在古生代泥盆纪初期(距今约4亿年),繁盛于中生代(距今约2.5亿年),并于晚白垩纪(距今6600万年)灭绝,比恐龙的出现早1.7亿年。它通常被分为9目约80个超科,约280个科和约2000个属,以及许多种和亚种等,与鹦鹉螺是近亲。

作为门头足类动物,菊石的运动器官在头部,体外有一个硬壳护体,贝壳形状多样,有三角形,锥形和旋转形,以旋转形贝壳居多,此次发现的花冠菊石呈现的便是螺旋菊花形图案。据介绍,不同的菊石壳体大小差异较大,最小的仅约1厘米,最大的则能达2米。此次发现的菊石化石尺寸均在0.5厘米至11厘米之间,而过去河源发掘出的菊石化石中,最大的壳径超过40厘米,体积很大,这意味着海中菊石食物如甲壳类等丰度(含量)较高,也再次侧面佐证侏罗纪时期的河源地区的确可能存在海侵通道。

营造尊重知识崇尚科学

的社会氛围

将化石放入寺庙供奉祭拜,把化石研磨成粉末制药,放入整块的化石到锅里煲汤喝。在参与菊石化石发掘保护工作的数十年间,这些匪夷所思的行为,对于市博物馆的一线科研人员而言早已屡见不鲜。“很多时候,就是因为对市民群众的科普工作不到位,关于化石知识的宣教不够深入人心,在一些有心人的炒作利用下,对化石进行神化,商业化,导致这些珍贵的化石没有及时得到抢救和保护,难以发挥它自身的科研价值。”黄志青认为,应积极营造尊重知识,崇尚科学的良好社会氛围。

据了解,自2000年河源恐龙化石省级自然保护区(菊石化石)三区建立以来,市博物馆多次在保护区抢救性发掘了6次约200多块菊石化石,经馆内专业人员对这些菊石化石进行规范普查形成资料档案,对部分化石进行修复,鉴定后,再选择代表性菊石化石进行陈列展示,并对菊石元素进行再利用,再开发。在此基础上,市博物馆多次邀请中科院的专家,学者来河源参与对化石的进一步科学研究,希望将这些自然馈赠的珍宝转化为有价值的科研成果,从中获取并探索生命的密码。

“我们研究化石有什么意义,这其实就是在探索人类的生存问题。”市博物馆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通过研究已经绝灭的物种,能够帮助人们更加深刻地认识我们生存的环境,寻求与其和平共存的最佳方式,使我们免受自然灾难的侵害。“因为没有什么能够保证我们不会成为下一个绝灭的物种”。

编辑:梁轶伦
    数字报
    Top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