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远逝的炊烟

2021-01-06 10:45:14 来源:

□朱伟亮

奔波在远离家乡的城市里,穿梭于车水马龙的水泥建筑群,早已适应了现代都市里不用柴火煮饭的生活方式,也习惯了快餐和方便面相伴的一日三餐,对日常饮食的“烟火”味道已日渐淡化了。每次路过城郊的那片村庄,偶尔看见远处低矮的民房里飘起一缕缕炊烟时,我都会有一种恍惚的感觉,恍若回到了当年,那个在土灶头里点燃柴草烧饭煮食的生活光景,闻到那些充满“烟火”味道的农家饭菜香。

曾记得,每天清晨,太阳还没出来的时候,村庄里家家户户的屋顶上早已飘起一缕缕或浓或淡的袅袅炊烟,那是农家人一天忙碌生活的开始,勤劳的父母早已在厨房里淘米煮饭,喂猪喂鸡忙活起来。我常常是在蒙眬的睡意中被父母亲叫醒,跟随他们趁着早晨天气凉爽的时刻到农田里帮忙做农活。每到黄昏,夕阳西下,大地慢慢开始变暗,周边村庄的屋顶上已陆续升起了袅袅炊烟,那是呼唤人们回家吃饭的温暖号角。这时,分散在各田间地头劳作着的人们,都会陆续放下手头的农活,开始收集农具准备归家。远处不知谁放声唱起了本土客家山歌,那欢快的歌声伴随着大牛牯的哞叫和房前屋后的鸡鸣狗吠声,交织成了黄昏时最美妙的悦耳乐章。回到家中,洗去满身汗湿和尘土,端起软香入口的饭,抿上一口自制“土炮”米酒,涤去劳作一天的辛苦,生活虽然清苦,但是乐在其中,农家人田园生活的那份自豪与满足,久久地回荡在晴朗的夜空中。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曾经承载着酸甜苦辣的农家生活已经逐渐远去。今夜,我在城市的一角,端起饭碗,吃着用现代化“无烟火”厨具电饭锅,电磁炉蒸煮成的,色香味俱全的家常饭菜时,已经吃不出当年的那份“烟火”味道。我无数次抬起头,四处张望找寻,却再也难见到当年农家土灶头和大铁锅“明火浓烟”煮饭菜的场景。记忆中那曾经熟悉的村庄早已改变了旧模样,那曾经袅袅的炊烟也已随着天上的白云越飘越高,越飘越远了。

编辑:梁轶伦
    上一篇:婺源李坑游记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
    Baidu